这家电子签名企业掉队了,上上签高管内讧,业绩出现下滑。

广告位

最近的瓜有点多。 “输的什么液?想你的夜”实在过于闪亮,而紧接着电子签名业内被一篇文章刷屏,全程高能,一点不输…

最近的瓜有点多。

高管内讧,业绩下滑,这家电子签名企业掉队了

“输的什么液?想你的夜”实在过于闪亮,而紧接着电子签名业内被一篇文章刷屏,全程高能,一点不输小王的土味情话,委实令人匪夷所思。

高管内讧,业绩下滑,这家电子签名企业掉队了

据该文描述,原本是业内头部企业的上上签,5年3次并购,结果市占率越并越低,两名高管还起诉公司,上上签究竟怎么了?

1

上上签还是下下签?

来吧,一起来吃这个瓜。

按照文章所言,上上签为了提升市占率,分别在2017、2019、2021年发起三次并购,但结果却是市占率下滑,从2018年的44.3%下降到了2020年的14.4%。

这三次并购都发生在电子签名行业内,目的也很明确,就是“大鱼吞小鱼,小鱼吞虾米”。文中说,上上签创始人万敏曾对媒体表示,电子签约赛道是典型的“赢家通吃”,拿美国市场来说,DocuSign排第一,HelloSign排第二,前者的市值是后者的45倍。也就意味着,在这个行业,只有做第一,才会比较稳,第二第三或者再往后的企业市场估值就会很低。

如果文中描述属实,那电子签名赛道确实有点残酷,毕竟只接受“品牌即品类”的行业,是容不下太多竞争者的。

所以,想方设法提高市占率就成了头部玩家的核心工作。上上签选择了通过并购的方式做大规模:2017年11月,上上签并购快签;2019年7月,上上签又并购了重签;2021年5月,上上签又完成了对云合同的并购。

按照并购协议,被并购公司剥离电子签名业务,全部转移到上上签,相关人员也加入上上签。

从理论上来说,并购发生之后,上上签应该是如虎添翼,继续攻占更高的市场占有率才对。现实却出现了诡谲的分岔:市占率不升反降,而且降幅之大,几乎是崩溃之势。

用商业常识即可得知,一定是业务上发生了重大滑坡。

从公开资料来看,上上签也已经连续四年没有新的融资了。上一笔公开可查的融资是2018年8月31号进行的那一次3.58亿的C轮融资。在该行业内,已经开启融资之后连续四年不融资,是很反常的。是不是上上签资金充沛不需要融资?显然不是。

300人的团队成本,各种营销成本、技术成本,都是嗷嗷待哺的嘴,而4000-5000万一年的营收水平显然勉强填平,在竞争激烈的电子签名行业里,这样的资金状况相当于原地踏步,而这意味着不进则退。

高管内讧,业绩下滑,这家电子签名企业掉队了

作为对比,法大大今年3月11日宣布完成D轮9亿元融资,继续向头部企业的位置发起冲击。不融资的上上签怎么和别人打?

通过上述简单分析即可知,上上签的资金状况堪忧,背后的本质是业务下滑,不融资可能不是不想,而是不能。这也投射出其市占率塌方式下降的原因。

2

屋漏偏逢连夜雨

上上签的危机从另外一些细节也可窥出一二。

一份企业信用报告中显示,2018年林先锋有一笔217万元股权冻结,上上签创始人万敏在2021年也有一笔股权冻结,金额为410万元。

高管内讧,业绩下滑,这家电子签名企业掉队了

在此之前,又传出有两名高管起诉公司,两人的职务分别是首席技术官和首席服务官。

从公开的判决书中,可以清晰地看到上上签公司内部的种种狗血细节,真的有点看小王微信截图的感觉。

法院查明,林先锋(CSO首席服务官)系尚尚签公司的创始人之一,自2014年8月起在尚尚签工作。2017年7月,林先锋与尚尚签公司法定代表人万敏因林先锋股权问题产生矛盾,这或许正是上述217万元股权冻结的起因。

2018年6月26日,尚尚签公司向林先锋发出《员工调岗通知书》,以林先锋不能胜任CSO岗位为由,将林先锋调至技术部门产品市场高级专家岗位,要求其向CTO/CPO陶真汇报工作。林先锋拒绝接受此次调岗,此后就是各种狗血剧情,比如陶真向林先锋发送电子邮件称,林先锋没有参加10点的例会,希望下次准时参加例会,此后又向万敏打小报告,认为林先锋不听话……

2018年7月2日,尚尚签公司向林先锋发出《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书》。此后林先锋申请劳动仲裁,随后又诉至法院,法院判决支持林先锋134094元的赔偿诉求。

戏剧性的一幕此后再次上演,CTO陶真在2019年也把上上签诉至法院。也就是在他向万敏打报告、林先锋被公司开除之后的一年,风水轮流转,小鞋到我家。

陶真的诉求是,在自己2019年7月辞职之后,公司应支付期权回购款5822798.4元,支付利息损失81359.6元。法院审理之后,支持这一诉求,上上签公司需要向陶真支付该笔款项。

两高管一个把一个挤走,剩下这个又把公司告上法庭,公司先后败诉,这不禁让人怀疑,这是什么样的企业文化才会上演这种“苍天饶过谁”的狗血剧?

个中纷纷扰扰,自有他人评说,也许知道真相的只有他们本人了。但有一点大家都看清了,那就是大染缸毁人不倦,能脱身就赶紧逃。此后公司员工大幅离职,员工数与最高峰相比只有不到50%。

从外界来看,无论是资金状况还是市场占有率,一个确定的事实是:上上签已经掉队了。

最令人担忧的是,创始人万敏清楚地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电子签名行业的资源高度集中在头部企业,一旦掉出前二的竞争,也就意味着彻底失去了机会。

再来回看上上签连续四年不融资,也许真的能知道这是为什么了。有谁会傻到给一家内外交困且跌出行业头部排名榜的公司投钱呢?

广告位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